一群热爱网络的年轻人!

宜华健康走到B股边沿,汕头民营企业元老850亿商业性王国,也将拉开序幕?

2022-04-30 10:28:23栏目:科技报
TAG:

发表文章 / 胡文柳

撰稿 / 杨林

大丰系走到了山崖边沿。

4月6日早间,大丰身心健康医疗保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全称 大丰身心健康)发布了B股信用风险风险提示,如果冲破黄线,即前段时间两个季度经审计工作的独花净利为负数,或者上溯释义后前段时间两个季度独花净利为负数,其将被深圳证劵交易所实施B股信用风险风险提示。

同时,大丰身心健康宣布将原订4月7日公布的2021本年度半年报延后。但根据今年初公布的业绩预期下集显示,归属信托公司小股东的净利净亏损为3.6亿至5.4亿,比去年前两年前两年增长13.57%-42.38%。

大丰身心健康是大丰集团公司控股公司的医疗保健养老保险服务项目公司。2015年后,大丰身心健康从两个地产公司脱胎换骨为医疗保健大身心健康企业,逐步形成了医疗保健机构营运及服务项目和养老保险街道社区营运及服务项目三大销售业务核心。

但是,销售业务结构调整并没有给大丰身心健康带来业绩预期的曙光。截至2021年,大丰身心健康已连续3年净亏损,净亏损总值超过30亿。

值得一提,大丰身心健康是当年袖珍资产达到850亿的大丰集团公司母公司仅余的一家信托公司。在其另一面,曾经的汕头民营企业传奇人物李晃喜胡尔坎打造出的大丰系早已内忧外患。

中小型小股东控告大丰身心健康

我现在就是懊悔买了这只优先股,它都跌到2块多了,不像样我早抛了。Soleymieux说。她是在2021年买进的大丰身心健康优先股,并且秉持信赖信托公司的心境,一直持有至今。

在大丰身心健康及其控股公司小股东大丰集团公司的信用风险不断happen后,Soleymieux选择了找辩护律师进行申诉,要求获得民事诉讼索赔。她告诉《财经四海》月刊,自己早已把寄发送给了辩护律师,辩护律师帮我计算了,有1.5万股在索赔区段内,和本息相比,我早已净亏损了3万元。

发布B股信用风险风险提示前,大丰身心健康早已焦头烂额。

今年2月,大丰身心健康发布公告称,其控股公司小股东大丰企业(集团公司)有限公司(以下全称大丰集团公司)因涉嫌信息公布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第二次立案调查。

3月16日,因为大丰集团公司及李晃喜与广发证券的合同纠纷,大丰身心健康的2352.69万股优先股被广发证券放在了二级市场上变卖,价格为3.22元/股。3月31日,大丰身心健康又因没有提前15天向二级市场公开公布2352.69万股优先股被变卖的信息,收到了深交所的监管函。

更早些的1月19日,大丰身心健康的实际控制人李晃喜、现任董事长刘壮青等人均被广东证监局出具提示函。提示函中公布,大丰身心健康存在多项违法违规事项,其中包括违规为控股公司小股东借款提供担保、未及时公布违规担保所涉重大诉讼的问题等。作为信托公司,根据相关规定,如果因虚假称述,导致投资者权益受损,则应当承担相应民事诉讼责任。

投资者对大丰身心健康糟糕的表现失望之极。甚至有部分投资者向律所提交材料,预备择期对其控告索赔。上海沪紫辩护律师事务所刘鹏辩护律师团队表示,于2019年3月2日至2022年1月7日期间买进大丰身心健康,并在2022年1月8日及之后卖出或仍持有而净亏损的投资者可以报名参加索赔。该律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财经四海》月刊,目前早已有数十位投资者和他们联系报名了。

刘鹏称,根据此前律所代理的证券虚假陈述责任案件来看,因信披违规被行政处罚引发的股民索赔诉讼案件,整个诉讼过程一般来说在一年到两年左右。但是,绝大多数投资者都是胜诉的。

律所的工作人员介绍,这些准备向大丰身心健康索赔的投资人很多都是散户,年纪也比较大。

《财经四海》月刊就上述相关问题,向大丰身心健康发送邮件求证,截至发稿,仍未得到对方回应。

公允地说,大丰身心健康和另一面的大丰集团公司曾有胡尔坎好牌。

大丰身心健康的前身是大丰地产,后者的实控人李晃喜,人称汕头民营企业传奇人物,是大丰集团公司这艘曾经的商业巨舰的掌舵人。大丰集团公司以经营木工厂起家,其母公司的大丰木业(后变更为大丰生活)于2004年在上交所上市,成为汕头第一家成功登陆民营企业市场的民企。

2007年,大丰集团公司成立的地产公司——大丰地产借壳光电股份完成上市,成为粤东地区首家房地产行业信托公司,其控股公司小股东大丰集团公司溢价290万元,作价4.32亿置入了光电股份相关债权以及剩余资产。

交易中,大丰地产处处体现出了不差钱的架势。除去溢价百万元收购外,它当时还向流通小股东承诺,如果当年的年化收益低于0.216元/股,大小股东大丰集团公司将单独向流通小股东追加支付对价一次,按当前流通股总量计算达到每10股送2.7股;再加上前股改方案已承诺的每10股送1股,总计达到每10股送3.7股。大丰地产承诺大手笔豪气派股,受到了游资的热烈追捧。

或是时运不济。2012年左右,国内的楼市一直处于资金收紧状态。大丰地产的发展本就一直不温不火,其开发的楼盘又主要集中在三四线城市,当房地产市场需求处于低迷阶段时,销售成绩也就更差。2014年,大丰地产的营收仅为1.1亿,同比下降了84.9%。

无奈之下,大丰地产只能选择结构调整。2015年,大丰地产将母公司的广东大丰、汕头荣信、梅州大丰等子公司的100%股权全部出售,更名为大丰身心健康,向医疗保健身心健康行业进军。同年,大丰身心健康的股价达到54.34元的历史高点,总市值超过240亿。

2016年,大丰生活斥资18亿收购了新加坡上市家具公司华利达。不断跨界之后,李晃喜的大丰系成形,涉及了家居、地产、医疗保健身心健康等多个行业。大丰集团公司官网曾称,巅峰时其资产总值超过了850亿,战略投资了120多家信托公司和拟信托公司。2019年,李晃喜以75亿身家位居《胡润百富榜》的第531位。

但现在,大丰身心健康早已物是人非。也从2015年开始,其股价就一路下滑。2021年2月4日,其股价曾探底至1.99元。截至今年4月11日,大丰身心健康收报2.64元/股,总市值只有23.17亿,比巅峰期缩水了超过九成。

巨亏三年,资产负债率98%

截至2021年,大丰身心健康早已连续巨亏了3年。2019年-2020年,大丰身心健康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7.92亿、15.62亿;对应的归属净利分别为-15.72亿、-6.25亿。

2020年末,大丰身心健康的净利同比大跌82.88%至1亿左右。其2020年半年报中明确标注称,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

大丰身心健康的主营销售业务为医疗保健机构、养老保险街道社区的营运及服务项目,均为重资产营运,医疗保健产业服务项目和养老保险产业服务项目是它的三大销售业务支柱。从地产企业结构调整后,没有医疗保健行业基础的大丰身心健康,采用的仍然是李晃喜作为民营企业元老一贯的做派——高溢价并购,开启了买买买模式。

从2014年到2018年,大丰身心健康共进行了数十次并购,陆续将众安康、达孜赛勒康、亲和源等项目收入母公司,通过并购、参股等方式控制的医院数量超过20家。其中,不乏高溢价并购。据媒体报道,大丰身心健康在收购达孜赛勒康医疗保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爱奥乐医疗保健器械(深圳)有限公司、杭州养和医院有限公司和杭州慈养老保险年医院有限公司时,增值率分别高达30倍、25倍、19倍和11倍。

伴随着民营企业运作,大丰身心健康的业绩预期得到了提升。2014-2017年,公司的营业总收入从1.58亿提高至21.16亿,净利也从2982万元提高至1.843亿。但公司的盈利极不稳定,2017年公司的归母净利曾大幅下降76.58%;2018年的归母净利为1.77亿,仅为2016年的四分之一。

但每收购一家公司,就意味着大丰身心健康需要投入大量的营运资金,更需要承担其经营失败的信用风险风险。高溢价收购带来的商誉减值,也成为吞噬公司利润的黑洞。

事实上,大丰身心健康也明白自己的信用风险风险所在。2019年3月底,大丰身心健康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2014年结构调整进入医疗保健行业以来,公司较多地运用现金收购资产的方式进行产业扩张,加上医疗保健、养老保险等各板块营运规模较大,需要较多的日常营运资金,因此账上没有出现过多的盈余资金。

连锁反应是,大丰身心健康的负债率高企,资金变得越来越紧张。2015年至2021年上半年,大丰身心健康的资产负债率由48.47%上升至98.01%。2019年,大丰身心健康的货币资金仅为1.69亿,较年初下滑了51.04%。2020年,其货币资金下降至1.51亿;2021年三季度,其货币资金仅为0.88亿。

大丰身心健康的半年报显示,2019年是其业绩预期的两个重要转折点。当年,其巨亏15.72亿。主要是由于对所投资企业的商誉及长期资产进行了计提减值,当期资产减值高达14.83亿,占利润总值的100.47%。

大丰身心健康的投资标的业绩预期也纷纷变脸。2014年,大丰地产以7.2亿收购了广东众安康后勤集团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但在2018年,众安康完成业绩预期承诺后的第两个本年度,其营收就同比下降了15.2%,为12.63亿;净利732.29万元,同比大幅下滑了95.25%。

在2016年,大丰身心健康斥资7亿收购了养老保险服务项目公司亲和源,当时亲和源曾承诺,公司在2016-2018年,净亏损金额不超过3000万元、2000万元和1000万元,并在2019年扭亏为盈。但在2019年,亲和源仍然深陷净亏损泥沼之中,净亏损金额为9611.17万元;2020年净亏损额达到了1.95亿,业绩预期完成率为-586.51%。

大丰身心健康开始卖资产度日。2020年10月,大丰身心健康转让了公司母公司的新疆和田新生医院全部权益的25.6%,以及余干县楚东医院全部权益的16%,抵偿了1.15亿债务。

大丰集团公司也曾动过为大丰身心健康寻找新金主的心思。2021年,大丰身心健康表示,拟向北京新里程身心健康产业集团公司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募集不超过6.64亿,而后者将成为公司第一大小股东,大丰集团公司则持股25.42%变更为第二大小股东。然而,这笔交易最终还是落空了。

回顾大丰结构调整医疗保健身心健康的历程,它对产业的评估不足,或者说过于自信了。互联网趋势观察家、知名财经作家袁国宝说:要知道,医疗保健产业回报率虽高,但相对投入也非常大,尤其是在对医疗保健身心健康产业不够熟悉的情况下,(李晃喜)押上了全部身家性命,这不应该是两个合格投资人做的事情,‘赌一次’的意味或许还更大些。

财务造假400亿,大丰系坠落

大丰身心健康的遭遇另一面是大丰集团公司深陷泥潭。

在早期,大丰身心健康还能获得控股公司小股东大丰集团公司的输血。2017年,大丰集团公司为大丰身心健康提供了20亿的整体资金授信额度。2018年末,大丰集团公司为大丰身心健康提供了约2.58亿(未经审计工作)资金支持。但在2020年,大丰系的另一家信托公司大丰生活happen,大丰集团公司也断去了一条主动脉。

2020年4月24日,大丰生活及李晃喜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根据证监会的调查,在实控人李晃喜等人的主导下,大丰生活在2016年至2019年的4年间,虚增利润27亿余元;并通过伪造银行单据、不记账和虚假几张等方式,虚增银行资金超过87亿;未公布与关联方的资金往来320多亿。

据此计算,从2016年-2019年,大丰生活虚增利润占当期利润总值的比例分别为88%、99%、193%和99%。这就意味着,公司业绩预期中几乎所有的盈利都是虚构。

2021年,证监会官网公布了对大丰生活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李晃喜被处以罚款930万元,终身市场禁入;大丰生活被处以600万元罚款。案件的违法主体合计被罚近4000万元,创下了信托公司财务造假被罚的最高纪录。

此前的2020年5月,大丰生活的证券代码早已变更为*ST宜生。在2021年3月22日,因此前公司优先股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人民币1元,上交所对公司优先股予以摘牌并终止上市。

自此,汕头民营企业元老李晃喜跌落神坛,大丰系的信托公司中,只剩下了大丰身心健康一家。李晃喜仍为大丰身心健康的实控人,李晃喜之子刘壮青担任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但自从和新里程身心健康的交易失败后,公司管理层发生动荡,董事长陈奕民、董事王少侬相继辞职离开。

官网显示,大丰集团公司母公司共有四大板块,包括大丰生活、大丰身心健康、大丰地产和民营企业管理。目前,大丰生活早已B股;而自从大丰地产结构调整为医疗保健身心健康后,集团公司的地产销售业务也早已大幅度萎缩。在民营企业管理方面,2021年9月3日,大丰身心健康母公司汕头市宜红投资有限公司,在法拍网公开拍卖其持有的山东市立医院控股公司集团公司股份公司20%的股权,起拍价4.55亿,因无人问津最终流拍。

现在,大丰身心健康也站在了B股的山崖边沿。如若大丰身心健康B股,在A股市场上,大丰集团公司将不再有实际控制的信托公司。从某种程度上说,李晃喜在民营企业市场上的印记也将就此消失。而大丰集团公司,还将有能力东山再起吗?

(应受访者要求,Soleymieux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