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热爱网络的年轻人!

专利围猎:中国科技公司前赴后继的20年战争

2022-04-30 02:42:15栏目:商业圈
TAG:

撰文 | 汪小楼

编辑 | 耳 令

春节,本该悠闲的假期,对中国科技公司而言,是一段极其危险的日子。

暗中等待多时的专利猎手们,会给中国企业发出致命一击。此举屡试不爽。

2017年2月,刚刚过完春节,康文森突然以单方面声明公开信的形式向华为致函,要求华为获得其全球专利打包许可。

在国际上,像康文森这种几乎没有实体业务,主要通过发动专利侵权诉讼而生存的公司俯拾皆是,业界也给他们起了十分形象的外号:专利流氓、专利蟑螂、专利鲨鱼。

2018年,小米雷军就因为Dareltech的四项专利侵权诉讼,被邀请于2019年的大年初四到美国去过年,大有红拂夜奔雪夜上梁山之苦感。

2020年春节假期,夏普也对OPPO发起了专利侵权诉讼。

得知这一消息,OPPO知识产权部高级总监冯英,感到十分意外。因为几个月前OPPO已经在和夏普进行谈判,按照一般的专利谈判流程,两家公司会先进行充分的磋商。

围绕着技术和价格,有些公司甚至可能谈上五六年都不会起诉。毕竟,如果能够协商出合理的费用,双方都可以从中获得收益。

夏普在制造业里,有过近百年的辉煌历史。

在4G LTE专利技术排名上,它仍旧稳居全球前十之列,光是起诉OPPO的部分标准必要专利城墙,就足以让业界望而生畏。

掀翻谈判桌后,夏普马上开始要求OPPO上缴高额专利费:每台手机1美元左右。按照OPPO当时的销量,一年就要上缴1.5-2亿美金的专利费用。

顺从夏普的条件妥协和强硬应战两个选项,对于OPPO来说,不论怎么选,都很头痛和棘手。

智能手机利润微薄,选择顺从夏普的要求,就意味着OPPO要交的专利费,十年都不一定赚得回来;如果强硬应战,OPPO一旦败下阵来,最终确定下来的专利费,也有可能比顺从妥协来得更高,而且它一定会成为夏普跟国内其他手机厂商谈判的标准。

华为手机业务回撤之后,OPPO幸运又无奈的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这令国内很多知识产权律师都为其捏了一把汗。

这不由让很多人,联想起了多年前中国DVD产业覆灭的那段辛酸往事。

DVD产业之殇

甄文先是国内较早从事VCD和DVD软件开发的工程师。

他从1995年进入爱多,参与开发第一台VCD到1998年进入步步高,再到后来亲身经历了DVD那场产业灾难。

甄文先至今想起都心有余悸,最令他难过的莫过于,这场产业灾难,原本可以从源头上避免,只因当时没有人重视。

物理上专利是他们(外资企业)的,但要说编码的发明人其实还是中国人,是万燕公司发明的。

甄文先口中的万燕公司,是由姜万勐和MPEG之父孙燕生1993年创立,并在当年研发生产出了世界上第一台VCD机。

但两位创始人并没有去申请这项专利,这也导致万燕公司生产的第一批1000台VCD机被抢售一空后,成为了国内外家电公司早期的解剖对象。

不久之后,万燕公司又将VCD生产技术和解码芯片公开,一些国外公司很快便掌握了解码芯片和机芯(光盘读取与驱动系统)这两项核心技术,并进行了技术升级。

包括后来国外公司在DVD上采用的激光视盘技术,正是基于1994年万燕公司制定的MPEG-2标准演化而来。

尽管我们不能单纯地将MPEG-2标准定义为MPEG-1的简单升级,但这个标准却是实实在在由中国制定,专利权已经不属于万燕公司。

专利权一条通用的国际法则是:谁先申请专利权就归谁。

2001年,中国的DVD出口量已经占世界总产量的70%。

由日立、松下、JVC、三菱、东芝、时代华纳几家巨头组成的6C联盟,以及由索尼公司、先锋公司、飞利浦公司组成的3C联盟,开始以收取专利费的方式,向中国DVD产业发起了进攻。

一开始是6C联盟要求,中国公司每出口1台DVD播放机,需向支付6C联盟4美元的专利使用费,接着3C联盟也扣动了扳机。于是谈判条件变成了:中国公司每出口1台DVD播放机,需支付5美元的专利使用费。

6C联盟从1997年就公布了专利,1999年开始向各企业发函告知缴纳专利费。

在与中国的DVD进行专利谈判的一年多里,6C联盟一直按捺不发,却突然在全球DVD市场需求量达4000万台,中国制造占90%的2002年发起攻势。

这颇似一场放水养鱼的游戏。

外国公司对专利保护,早已经有了专业的防范应对策略,它们时刻盯着产业界的一举一动。如果没什么油水,就不会打扰你,即便有所冒犯,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等鱼养肥了再捞,这是专利攻防的惯用战术。TD-SCDMA、机顶盒以及MP3CEBIT案和LG在美国起诉TCL侵犯其数字电视专利等,具是如此。

据商务部调查显示,仅2002年,我国有71%的出口企业,遭遇到国外技术型贸易壁垒的限制,有39%的出口产品因此受到影响,最终的经济损失达170亿美元。

当时那些对DVD产业发起诉讼的海外企业联盟,则被媒体称为八国联军。

八国联军出击的时间,恰好是2002年春节前后,那一年的1月和2月,数千台DVD先后在海关被扣押。

毫无还击之力的中国DVD企业,拿不出任何筹码去应对,只能对所有谈判条件言听计从。

2004年,同为DVD论坛成员的汤姆逊公司和DTS公司,又发起了新一轮专利诉讼。接二连三的溃败,国外DVD依然存在,国内DVD行业早已举步维艰。

到2005年,一边是我国的DVD产量依旧占全球总产量的90%以上。另一边却是DVD制造商在不断合并、关停,从400家迅速锐减至150家。

就这样,中国DVD产业一步步地沦为了海外的代工厂。

在甄文先看来,中国DVD起步较早,万燕公司作为行业领头羊,但凡重视一下专利技术,在那场围剿中,也不至于到最后,都拿不出像样和对等的谈判筹码。

专利技术就像战略核武器一样,对企业而言,你可以选择不用它,但必须要拥有它,不然连挨打的选择权都不具备。

就如原子弹自二战之后一次都不曾用过,它却能在大国博弈中牵制着各方势力,让世界始终保持微妙平衡。

悲剧从未停止

DVD这段产业辛酸往事,在回望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可看作是专利法案的摸着石头过河。

1978年7月,党中央在批复外交部、对外贸易部、对外经济联络部的一份报告中,第一次明确提出我国应建立专利制度。

直到1984年,六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专利法》。彼时,距离美国颁布第一部专利法,已经过去了近两百年。

中国那时刚刚脱离计划经济,短视与浮躁依旧盛行,申请专利只图数量不看质量,是中国知识产权体系建立初期所面临的诸多问题之一,甚至《专利法》被很多人看作多此一举。

在企业层面,无论你有多少前瞻性思考,抵不上老板的一句申请这个专利有什么用?

与西方国家的差距,从迪士尼发言人欧文·奥肯1989年的言语中可窥见一二:我们总是在打官司。

这句话背后不容忽略的事实是,西方企业早已将知识产权维权体系纳入常态化管理。

坊间甚至流传过一个段子:假如有天你被困孤岛,获救的最好方法,就是在岛上画一个米老鼠,迪士尼的法务将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起诉你。

中国不可能独居于孤岛,融入全球化进程,熟悉规则、参与游戏才是正道。1992年,伴随着复关谈判,我国对专利法进行了第一次修订。

在中国专利局专利法研究所的学术性年刊《专利法研究》中,一篇题为《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的修订》的文章中记载到:

专利法实施七年来对促进我国科学技术和经济发展起了重要作用,实践证明制定专利法是正确的。为了更好地促进对外经济技术交流,鼓励发明创造,使我国专利保护水平进一步向国际标准靠拢,修订专利法是必要的。

无奈的是,知识产权这个舶来品,中国和中国企业并没有拥有太多时间去从容消化。

WTO入世规则、全球经济一体化,虽然加强了国际贸易联系,能让中国企业获取的市场空间更为广阔。但竞争法则的改变,让很多中国企业来不及应对,就已经轰然倒下。

在某种程度上讲,DVD行业的全军覆没,是中国企业向国际标准靠拢的一体两面:既要时刻准备挨最毒的打,还要努力拥抱,说最美的情话。

DVD行业的悲剧故事并未停止,令无数人感到惋惜的HTC,也是一个因专利而倒下的巨人。

2011年,苹果公司以侵犯专利为由,将HTC告上法庭,要求在美国禁止销售关于HTC的29款手机。

彼时的HTC在北美如日中天,创始人王雪红甚至表示如果将来只有两家手机厂商,那HTC肯定是其中之一。

这并非狂妄,因为最辉煌的时候,连苹果都公开承认:HTC是第一大竞争对手。

但由于HTC在专利上裸奔,在与苹果的对决中元气大伤,最终苹果胜诉了,HTC用了将近一年时间与苹果和解。

随后,八国联军的故事再度上演。

黑莓、三星、诺基亚、微软也纷纷仿效苹果发起专利诉讼,对HTC进行全球范围的大围剿。一次又一次的专利纠纷,接二连三的禁售,导致HTC的全球市场不断缩小。

时至今日,几乎已经没有人记得,那曾在美国市场上,能与苹果平分秋色的销量冠军。

围猎中觉醒

这些年,几乎所有的出海企业,都遭遇过专利围剿,手机产业更是首当其冲。

2013年,小米在海外的第一战,便是与有专利流氓之称的Blue Spike对决;2014年小米在印度又被爱立信起诉侵犯专利,并且遭遇禁售。

2016年,魅族与高通之间又掀起了专利诉讼,面对高额的专利费,魅族一度高调喊冤,大打苦情牌。

在坚硬专利墙面前,不仅仅是互联网思维不堪一击,就连拥有自研麒麟芯片的华为也无法绕过。

但即便高通再怎么强势,手机厂商在没有找到替代方案之前,也不得不上缴交专利费用。

缺乏专利风险应对能力的中国手机公司,仿佛在最陡峭的悬崖上徒手攀岩:华为、中兴、联想、小米、魅族……这些耳熟能详的品牌,接连卷入跨国专利诉讼。

为什么专利战争会集中于手机行业?

手机行业正处在一个时代潮流之上,是各种硬核新技术的集大成者。一部智能手机大概有四十多万专利技术,没有任何一家手机厂商,能做到完全通吃。

巨大的市场需求和专利可量化,必然会带来手机厂商之间,手机厂商与其它拥有专利技术的公司之间,一场场无尽头的博弈,永不停歇。

也正是一场又一场的残酷血腥专利战争,打醒了无数企业和企业家,他们前赴后继地在拥抱中学习、在隐忍中成长、在发展中壮大,等待时机并反戈一击。

到2021年,中国已经成为了真正的专利大国,位列世界专利申请量的前五名。可是专利质量不高,依然是专利侵权保护中的硬伤。

我国专利数量的80%以上,都由专利代理机构完成申请,许多企业基于上市等目的申请专利,浮躁与短视也推动着,这些代理机构忽视了专利的申请质量。

在国外,专利授权是专利工作的开始;而在国内,专利授权往往是专利工作的终结。

不得不承认,当今世界上大量产品的知识产权都在美国。

任正非曾在公开场合说过,美国科学技术的深度和广度非常值得学习,尽管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企业在个别领域领先,但中国和美国比,差距还很大。

归根结底,专利战争的核心还是在于专利技术本身,如果没有过硬的技术,一切只是徒然。

任正非是中国为数不多,头脑一直保持清醒的企业家之一,华为能有今天的江湖地位,离不开他的高瞻远瞩。

《华为的冬天》已成绝唱,海思备胎计划最热血的时候,甚至也被他泼过冷水,我们最重要的是要冷静、沉着,热血沸腾最终打不赢仗并不管用。

任正非认为,创新精神值得鼓励,但不要盲目,一定要站在人类文明的基础上,或者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行。

外界所熟悉的华为海思备胎计划,也并非从源头上开始创新,也给别人交过大量知识产权费用,有些是签订了交叉许可协议,有些是永久授权。

因此,我们要排除一种认知误解:专利权并非垄断,专利战争大多数本身也不属于恶意竞争的范畴。它反而是在以相对公平的方式保护、鼓励创新,推动着世界科技进步和发展。

就如让美国人发怵的5G相关标准,源于十多年前一位土耳其教授的数学论文,这篇论文发表两个月后,华为投入了上千人,开始以论文为中心研究各种专利。

土耳其教授Arikan虽不是华为在编员工,华为便拿出大量资金,支持该教授的实验室,让他可以招收更多的研发人员。

十多年时间下来,华为的5G基本专利数量排名世界第一。在前两年闹得沸沸扬扬的5G专利争夺战中,华为始终不落下风。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拥有的专利技术数量越多就可以稳操胜券,业界有句老话,没有无效不了的专利,也往往能决定专利战争的胜负。

第一个SEP禁诉令裁定‍

无效是知识产权界里的一个专业术语。

具体的做法就是从海量的专利文件等公开资料中,找到在先披露专利技术方案的证据,质疑起诉方专利的原创性,撼动其赖以发起侵权诉讼的基础。

在起诉华为的几年前,康文森从诺基亚手里买来了部分标准必要专利,也就是SEP(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它作为战略性储备资产价值巨大,企业一旦拥有,相当于家里有矿。

最近10年里,一个真实且稳定性较高的SEP专利族交易价格均价,常常在数十万到数百万美元之间。

在通信领域,每一件终端产品都汇集着上万个专利技术,SEP许可费已经成为通讯企业绕不开的入场券。

但在技术锁定的背景下,SEP同样是一堵高墙:它可以决定是否允许他人使用专利,还可以决定他人能否进入相关技术领域与市场。

SEP费率怎么收?收多少?此前中国不是判例法国家,面对海外的长臂管辖,常常只能被动应对。

围绕着许可费率,华为和康文森其实也磋商了很多年,但谈判只是常规流程的第一步,康文森还是在英国和德国,将华为告上了法庭。

当时康文森给华为提出的中国许可费率,比南京知识产权法庭裁决的,高出了十几倍。

在与康文森沟通的3-4年间,对方11个带CN专利的专利族的专利许可费,有8项中国专利被华为无效掉了,随后华为又发起了反击诉讼。

在华为的申请下,2020年8月,中国最高法院裁定,康文森不得在最高法院下达最终判决之前,申请执行德国杜塞尔多夫做出的一审停止侵权的判决。

这是中国做出的第一个SEP禁诉令裁定,入选2020年度人民法院十大案件。此前由于中国未曾引入禁诉令制度,且对禁诉令没有任何反制措施。

面对这种国际专利争端,只要境外法院发起一纸禁诉令,中国企业立刻就会失去司法保护,只能选择撤诉或私下和解。

这种被动押上谈判桌的经历,中国科技公司过去习惯了。

如今,中国法院也开始使用禁诉令了,无疑给之后处理此类国际诉讼的中国法院,带来了指导性意义。

而华为与康文森一案的最终裁定,为接下来OPPO与夏普的专利拉锯战,提供了很重要的参考价值。

华为之后,OPPO反击

围棋宗师吴清源讲过一个著名的围棋理论:你围你的地盘,我围我的地盘,没有任何厮杀,最终高下立见。

OPPO创始人陈明永很喜欢吴清源这句话。更重要的是,作为曾经DVD行业的从业者,他亲眼见到过一个行业因为知识产权而倾覆。

他明白,如果在专利布局与研发上不能加大投入,OPPO迟早会为他人作嫁衣,失去根基。

2014年,在海外市场飞速扩张的OPPO,引入了一位知识产权负责人,就是前文所讲的冯英。

冯英职业经验丰富,华为曾是他的老东家,在华为任职期间,参与过各种各样的专利战争,也喜欢将围棋心法运用于知识产权诉讼的战场上。

华为手机业务不再是重点后,他明显能感觉到专利火力朝OPPO头上集中了过来。2022年第一季度,他和团队在处理着数百个专利案,其中诺基亚一家就有40多个案子。

全球的知识产权诉讼战涉及多个维度,在他看来,赢面并不是一开始就可以预见的,需要苦练内功,统筹全局步步为营,以链条式的布局制造化学反应,制衡对方。

夏普发起诉讼后,几经权衡OPPO迅速做出了决策:不能一味妥协任人宰割,也不能鱼死网破,最好的方式是边打边谈。

而夏普在专利战场上,战斗力一直强悍。

熟悉我国面板生产线建设的人可能会记得,2007年前后它在深圳、上海的两次搅局,将我国高世代显示面板生产线的建设,推迟了2-3年。

尤其是被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收购后,夏普的终端产品变少,大规模的对外专利诉讼逐渐增多。

夏普起诉OPPO的部分专利技术,之前已经立下过赫赫战功,其中就包括已经与奔驰母公司戴姆勒集团,达成授权许可的LTE通信标准专利。

富士康的IP负责人周延鹏甚至在媒体上表示,大陆企业这边不打是不会服的。

据乾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宋献涛回忆,夏普刚开始就拿出了标准必要专利这个核武器,意欲快速解决战斗。

夏普在德国慕尼黑起诉OPPO时,深圳中院也在OPPO的申请下签发了禁诉令。然而仅仅在禁诉令发出的7小时后,慕尼黑第一法院便签发了反禁诉令,责令OPPO公司申请撤回深圳中院的禁诉令。

但深圳中院并没有通过保全裁定,要求夏普撤回反禁诉令,而是发起了世界上的第一起反反禁诉令。

一个禁、一个反、一个再反……这一来一回,像极了 反弹+反弹无效+再反弹……的弹珠游戏。OPPO与夏普在欧洲战场上无限套娃,在日本东京和中国台湾,OPPO也向夏普发起了反诉。

2020年年底,在夏普发起诉讼不到一年时间,深圳中院针对OPPO诉夏普案做出管辖异议裁定,确认了中国法院对标准必要专利全球的许可费率具有管辖权。

这是国内法院首次以成文裁定的形式,确认中国法院对于标准必要专利全球许可费率的管辖权。

此时,夏普在主战场上的颓势已经显现,假如全球许可费率再继续判低,全球收费标准也将随之降低,这将是一笔巨大的损失。

于是,夏普又向最高法院提起了上诉。

在国际知识产权领域,全球许可费率一词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它一方面代表着管辖权,另一方面又与国家自身经济实力相关。

在此前的跨国专利博弈中,制定国际标准的主动权一向是被发达国家所把持。直到近两年,中国知识产权界才演化出一个新的话题:全球许可费率。

如今,中国开始主动对海外法院的长臂管辖做出反制。

2021年中国《专利法》又作出了最新修改,这意味着中国将更加深入地参与全球知识产权治理规则的制定。

对这场争端的发起者夏普而言,被判全球许可费率,则意味着理论上将在全球任何国家和地区都应按照统一费率收费,而夏普所要求的过高的专利费,一定不会得到中国法院的支持。

8个月后,夏普向最高院提起的上诉最终被驳回。

此时,形势已经彻底逆转。来自全球各地的捷报纷纷传到OPPO总部。在双方一年零九个月的专利纠纷期间,OPPO一共无效掉了数十件夏普涉诉专利和中国同族专利。

OPPO发现夏普在日本销售的手机用到了OPPO的快充技术,因此又反诉反击攻下了夏普最重要的两座城池,日本和台湾。

和平终究是打靠出来的,据业内人士告诉银杏科技,夏普与OPPO目前已经达成了和解。

未来不再让人惧怕

往事并不如烟。

纵观这些年的专利战争,中国企业从被动挨打到寄人篱下,从积极参与到制定标准,再到与日俱增的专利话语权。

激励人心和九死一生的故事,在不断交替拉开和落下帷幕,虽然有太多人已经远离舞台中央,但属于专利战争的金戈铁马还会一直书写,历史不会遗忘他们。

随着越来越多的专利战事被写入教科书,华为、OPPO等中国企业纷纷选择拿起枪的同时,也在扩充自己的专利武器库。

据中国通信院最新发布的《全球5G专利活动报告(2022年)》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球声明的5G标准必要专利超过6.49万件,有效全球专利族超过4.61万项。

有效全球专利族数量排名前十位的企业依次是华为、高通、三星、LG、中兴、诺基亚、爱立信、大唐、OPPO和夏普。华为有效全球专利族数量占比为14%,以较大的优势排名第一位。

如今OPPO全球的专利申请达到了77000件,授权专利大概有38000件左右,5G专利全球排名第九;OPPO和苹果也在推动下一代的视频专利池建设,形成专利联盟。

这也意味着OPPO已经开始思考专利变现和付诸实践了,目前看起来其策略相对比较保守,没有点对点狮子大开口,而是放进专利池分成。

OPPO的快充技术已适度向40多个公司收取专利费,在影像、AI、天线和折叠屏(Find N)这几个重点领域OPPO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不过,夏普战场的硝烟刚刚散去,OPPO又被诺基亚拉向了另一个新战场。

2021年,诺基亚以一项关于蜂窝标准必要专利的更新协议,以OPPO为突破口,发起了诉讼,向整个手机行业索要包括3G、4G和5G在内的高额专利费。

在手机行业看来,这个做法有些狮子大开口。

在诺基亚的这一波专利诉讼中,小米公司也赫然在列。vivo则在一些地方向诺基亚提出反诉。

据可靠消息,小米已经妥协递交了投名状。OPPO于今年3月向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的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PTAB),提交了一项针对诺基亚US10,701,588专利的复审IPR,用行动挑战这件专利的有效性。

入世20年, DVD的产业悲剧早已埋入故纸堆,一场场专利战争仍然历历在目,血腥中总是充满落后就要挨打的警示预言,中国企业不应该也不会忘记那些伤痛。

但也不要因此记恨,丛林法则它也总是推动着商业文明稳步向前,电影《教父》里有句经典台词:不要憎恨你的敌人,那会影响你的判断。

唯有敬重对手,持续投入科技研发,未来才不会让人感到惧怕。

(内容来源:银杏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