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热爱网络的年轻人!

我国股权投资,绵羊肉将至

2022-04-30 15:22:08栏目:智能汇
TAG:

估值水平的变动,不但是PE/VC们重视的热门话题,着实许多创业者子公司的存亡的关键性。

那时,我国股权股权投资金融行业,正遭遇空前的十分困难和考验。

从前是创业者团队堵路,那时是创业者者堵路。许多政府机构为的是领到好工程项目,即使限缩了许多股权投资条文。限售股解禁的3个工程项目,跟挂牌上市后的低点较之,基本上挤进了三分之一。那时退也而已回本。所以此种阻力早已扩散到了定增端。

企比比统计数据表明,2022年上半年,我国股权股权投资圈共出现3291起融资事件,同比增长63.%;融资金额超过6660亿元,却同比下跌21%。其中,天使轮或种子轮融资事件占比7.32%,A轮占比15.65%,超过B、C、D轮的占比总和9.63%。

反观后期,战略融资事件占比52.45%,IPO阶段占比4.98%,并购占比9.02%,定向增发占比0.94%。特别是战略股权投资阶段,超过1700起,同比增长率达到223.1%。

换句话说,资本们为的是避开估值水平太高投不起的尴尬,纷纷开始集中在A轮及从前股权投资,投早、投小的趋势恐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另一方面,积极的用战略股权投资参与子公司治理,或许在保障股权投资收益方面,只相信自己而选择亲自上阵。但在一二级市场估值水平倒挂严重的那时,此种选择的后果创业者者早晚会自食恶果,而已时间问题。

那时,新冠疫情持续发酵,波及面和影响深度都在扩大,许多企业发展受到影响,融资进程也在因各种原因而大大变慢。加之,美股挂牌上市窗口依然遭遇困境,美元LP纷纷观望即使撤出我国市场的声音频传。焦虑,或许正是那时创业者者们的真实写照。

01 最佳捕手深股权股权投资出手50次 达晨变动不明显

由于新冠疫情的反复,以及地缘政治等不利影响,2022年以来,对于一级市场PE/VC而言,明显的对工程项目估值水平和风控更为严格,而选择更早期阶段以及和那些远期可以实现盈利的赛道,似乎正在成为躲避二级市场回调的避风港。

从股权投资来看,2022年Q1,深股权股权投资出手50次,成为最佳捕手,领域涉及汽车制造、芯片研发、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等。较之去年上半年,股权投资22次,节奏变动 比较明显。

此外,红杉以出手40次位列第二,高瓴股权股权投资以34次位列第三,君联资本和小米集团则跻身前五。需要注意的是,以小米和腾讯为代表的CVC较之去年实现了股权投资节奏变动较大。

以腾讯股权投资来看,2021年第上半年,腾讯股权投资出手最多,共计87次;较之而言,今年仅出手24次,同期下降72.4%。据腾讯股权投资内部人士表示,从春节开始,团队早已开始限制出手速度,能不出手就不出手。

另记者调查发现,其实许多头部政府机构,尤其人民币基金的节奏变动并不明显。

达晨今年上半年,智能制造投出8个工程项目,3个软件及信息技术,1个军工,1个医疗健康,2个大消费和企服。达晨内部人士表示,从重仓的赛道比重来看,没有太大变动。去年总计出手投了91个工程项目,平均上半年22个。较之而言,节奏上差不多。就其原因而言,其实主流赛道的股权投资逻辑不会有太大调整,影响节奏的无非是工程项目估值水平 。

02 医疗股权投资数量最多 汽车产业股权投资最贵

从各热门赛道来看,2022年,医疗健康再次成为风口,借助资本力量,企业在新产品研发和上下游产业链整合方面都实现了快速发展,医疗健康产业也在向着高精尖端方向发展。

企比比表明,上半年,医疗健康、企业服务、芯片研发等领域是股权投资市场的首选,备受股权投资者青睐。其中,医疗健康金融行业共出现融资事件507起,数量最多,披露金额为576.93亿元。

长久以来,医疗健康领域一直是资本长线关注的重点,特别是在疫情时期,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提高,对医疗服务需求的提升,医疗健康产业进入了全新的时代。不过,医疗健康产业正在趋于成熟,股权投资更加集中在头部玩家,并购和战略股权投资的重要性逐渐提升。但整体而言,新冠肺炎疫情考验了我国医疗健康科技发展成果,同时也是资本抢先布局的绝佳契机。

企业服务金融行业共出现301起,芯片研发金融行业共出现232起,但披露融资额最多的却是汽车制造金融行业,高达2216亿元。相对的,文化娱乐虽然仅产生融资事件46起,但融资总额高达508亿元。

此外,VC/PE在科创板的渗透率达到88.9%,可见对硬科技企业的青睐。相对而言,北交所专精特新企业挂牌上市比例不足 2%,股权投资政府机构仍有巨大探索空间。

03 工程项目估值水平太高 VC越发谨慎出手

另有调查表明,目前市场上,46%的创业者者认为,今年股权投资工程项目的估值水平会比去年卡的更死、给的更低。许多股权投资经理也向融中记者表示,内部早已下了死命令,要审时度势,不得轻易出手。

在股权投资端,一方面,受疫情影响,由于无法进行线下尽调,许多政府机构的股权投资有所放缓,另一方面,不得不说,早期融资规模继续增加,尤其是种子轮融资,估值水平过高,让许多政府机构难以出手。

仅以企服市场来看,从21年初开始,估值水平集体抬升,部分标的在FA支持下,漫天要价,许多千万合同额和几百万年营收的A轮及B轮工程项目,投后估值水平超20亿人民币的不乏少数,更有甚者超过30亿人民币。

某头部人民币政府机构创业者者对记者吐槽,那时的A轮融资体量,其实跟2010年的B轮融资体量差不多。真不知道是工程项目质量真的好了,还是‘钱不值钱’了。

事实上,那时市场上,大多数政府机构为的是以更低的价格领到合适的份额,早已把战线扩张到早期,以期待投到好工程项目。但随之而以来的问题是,初创工程项目的技术和产品成熟度不高,且缺少财务统计数据,风险太高。

由此,反过来,许多政府机构对于早期工程项目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近两年,在成功融到种子轮融资时,创业者子公司产生收入的比例在惊人地上升。完成A轮融资的子公司中超过80%都是早已产生了收入,较之过去有了明显提升。也就是说,子公司取得实质性的业务进展。要知道,想当初AI四小龙以及科创板的那些企业,在挂牌上市时都还处于亏损状态。

简单一句话,那时的情况就是,无论A轮融B轮,D轮融E轮,都贵,并没有因为要向早期偏移就便宜。上述创业者者说到。

从退出端来看,挂牌上市也拿不到钱,退不出来干着急。

2022年第上半年,VC/PE 被投企业挂牌上市节奏也在整体减缓。不过,平均账面回报大幅提升,达到6.35 倍,近8年来新高。尤其,与2021 年较之,平均账面回报倍数(发行时)显著提升的是科创板和创业者板。

然而,让人悲伤的是,即使工程项目挂牌上市,股权投资政府机构可能也遭遇着拿不到钱、干着急的窘境。

一位PE政府机构合伙人告诉记者:那时一二级市场倒挂明显。限售股解禁的3个工程项目,跟挂牌上市后的低点较之,基本上挤进三分之一了。那时退也而已回本。所以此种阻力早已扩散到了定增端。为什么大家都在讲做长线股权投资,需要更耐心的LP。因为退出需要时间。那可不就是另外的一个故事。

那时,最具潜力的股权投资市场一定是在我国,我国最具股权投资价值的一定是高科技。曾经,对于许多政府机构而言,市场情绪过于乐观,股权投资的许多工程项目业绩起不来,后续融资艰难,估值水平很难撑住。而当中概股在海外表现不佳,美元基金退出收益也将损失惨重。这无疑会导致美元LP在2022年变得更加谨慎。这对美元基金或者双币基金必然不是好事。

无论股权投资还是定增,我国股权股权投资金融行业,正遭遇着空前的十分困难和考验。正如晨壹股权投资刘晓丹在LP大会所说,在资本市场剧烈调整的背景下,一旦退出受阻,价格倒挂,随着时间拉长,股权投资政府机构的阻力骤升,我国股权投资政府机构洗牌在所难免。套用一句经典美剧台词,Winter iscoming!